企业动态

没想到今天他们竟然也会撞上这样的事

一个浑身漆黑的老男人佝偻地站在两位冒险者的面前,他招了招手,便有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捧着一个黑色的盒子走了过来。从他手臂和胸膛上紧绷纠结的肌肉来看,这个黑色的盒子里面的东西很有份量。“你们是第一批前往库拉斯特的冒险者……”他朝手中的一份名单瞄了两眼,“一共有三百四十六位冒险者接受了这个任务——但是你们无疑是其中最为优秀的,因为在前几天我们已经接到了不止一位冒险者遇难的消息……主给予了你们力量和勇气,你们消灭了盘踞在库拉斯特的邪恶势力,你们的名字会被广为传诵,成为人们心中的英雄……”他突然停下来,一双眼睛瞪得老大——那位身材魁梧壮硕的红发男人面无表情地用手中巨剑的顶端捅了捅他。“不要说这么多废话。”里昂那不耐烦地瞪着他,“5000金币,快点给我们。”“这是当时我们出发时中央教廷给我们的保证书。”他身边的一个魔法师打扮的女孩子把一份羊皮卷轴举到他眼前,“这上面有教皇大人亲自盖上的印。”“……啊……呵呵呵呵……”那个老男人干笑了几声,赶紧说,“这个……当然当然,你们的报酬是应得的,一个金币也不会少……”说着他慢吞吞地朝身边那个肌肉男走过去,一双苍老的手掀开了那个黑盒子,灿烂的金色顿时涂满了他的脸。“这里……这里是5000金币,在大部分地区都能使用,也可以进行兑换的——”盒子里衬着红色的绒面,分成10列,每列摆放着100枚,盒子一共分了5层,总共是5000枚金币,艾米上前取出一枚,金币的正面刻着教廷的十字架,反面是王国的徽章和权杖——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我们是不会支付假币的。”老人有些不悦地说。“职业习惯而已。”艾米白了他一眼,“免得到时候弄出麻烦。”里昂那把剑夹在腋下,取了一个口袋,艾米则开始把盒子里的金币丢进去。“这是……”他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们。“抱着一个这样招摇的盒子在大街上走——你巴不得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刚发了一笔横财吗?”艾米又瞪了他一眼,“你真多事。”当艾米把第四层的金币丢进里昂那手中的口袋后,那个老家伙又凑过来把手挡在了盒子上。“你又想干什么?”里昂那眉毛一竖,那老头子被他这么一吼,手吓得缩了回去。“这是……这是……咳咳……你们不明白规矩的吗?”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古怪,干瘪的脸皱成了一团,厚重的眼袋上一双绿豆般的眼睛里闪着贪婪的光。艾米把脸一沉。她可真没想到,现在竟然罗马的神职人员道德都会败坏到这样的程度,王国里的大小官员巧取豪夺也就算了,不料连打着神圣旗号的教会也开始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所谓的规矩,大概就是要把赏金的一部分无偿交回给教会,这样的事情一般都在暗地里进行,交还的钱财当然会落入那些家伙自己的腰包里——如果在教会的势力范围下你不想招惹太多麻烦最好乖乖就范。她曾经在职业公会听到有人这样抱怨过,没想到今天他们竟然也会撞上这样的事。“艾米,他想干什么?”里昂那不明所以,但是也能猜出个大概,“剩下的1000金币他们不打算给我们么?……”“据说这是规矩呢……”艾米冷笑一声,看到那个老家伙和肌肉男脸上的表情只觉得好笑,那个肌肉男大概是这里某个护卫队的头头吧……以为和教会勾搭在一起就能吞掉他们的酬劳吗?里昂那一言不发地把手里装着金币的口袋放在地上。“规矩……啊,按规矩办事是应该的——”突然寒光一闪,那两个家伙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时,里昂那的剑已经搁在了他们的脖子上。“自己的脑袋和1000金币,哪个比较重要?……”他黑着脸问。“我用这把剑在库拉斯特不知道砍死了多少人……虽然有点钝了,不过要削掉两个脑袋还是很容易的啊。”他的剑10个身强力壮的男人都抬不动,里昂那稍稍放松了一点手劲,沉重的巨剑几乎快把那两个人压弯,肌肉男看起来还没尿裤子,而老家伙腿一软,整个人已经坐在地上。“金……金币……”他哆嗦着念叨着。“哦,原来金币比较重要呢……”里昂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金币……金币全部给你们!——”那老男人话音刚落,艾米便拍了拍里昂那的肩膀说:“好了,已经全部装起来了——我说,你来拿好不好?5000枚金币,重得很啊。”里昂那收起剑,懒得看那两个家伙面孔扭曲的脸,弯腰拎起那只口袋扛在肩上。“恩……是有点沉。”他笑嘻嘻地望着艾米,“怎么,不怕我抗着金币突然跑掉吗?”“你试试看啊,看你的腿跑得快还是我的移动魔法快啊。”艾米冷笑一声,用手里的法杖敲了敲野蛮人的脑袋,“我可是准备万全,要是你敢打歪主意就立即把你轰成烧烤野蛮人!”“唉,玩笑,玩笑啦!……”看着那野蛮人和女魔法师拿了金币兴高采烈地朝远处那个只有一只胳膊的瘦长男人走去,那个老头子爬起来气急败坏地踢了旁边那个肌肉男一脚,“还楞着干什么?你这白痴!快带人追呀!——”※※※※※“他妈的, 真人在线网投游戏网站叫我们去那里出生入死,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平台本来5000金币就已经少得可怜了, 真人网投游戏平台那家伙还竟然想暗自吞掉五分之一!”里昂那怒气冲冲地用嘴咬住手里的牛腿, 手机网投网址大全从上面撕下了一大块肉鼓着腮帮大嚼起来,他面前的桌子上已经堆了一大堆骨头。酒店里的客人和老板都看得目瞪口呆——这三个冒险者打扮的人走进店里,那个年轻的漂亮女孩要了一份甜饼,只有一只胳膊的白发男人要了一份马铃薯泥,而那个身材如巨人一般魁梧的红发男人竟然要了一头烤全牛!……一头20人份的烤全牛被他风卷残云一般飞快地啃成了一堆骨头,同时他还喝掉了一桶酒——这,这家伙的胃是拿什么做的?吃了这么多东西,竟然肚皮只是微微鼓起?他的两位同伴面容平静,神态自若,女魔法师在看酒店里的招聘消息,白发男人则兴致勃勃地听他说话——似乎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个巨汉的惊人食量。“看起来你在库拉斯特过得挺辛苦的呢……”普拉玛笑着说。“哼——我几乎有两个月没有象样地吃过东西了。”里昂那抱怨着,“离开了哈拉加斯我可就一直饿着肚子呢!”“……我想我大概能明白你是为了什么才决定去库拉斯特的了。”普拉玛说。“为了那5000金币啊。”里昂那卖力地啃着牛腿,含糊地答道。“是为了用这笔钱好好地吃一顿,解决你那咕咕叫的胃袋吧?——”“嘿!反正你都知道,又何必问我。”里昂那嘟哝着。“老板。”普拉玛打了个响指,朝柜台那边喊道。“……有……有什么能效劳的吗?”汗涔涔的老板小心翼翼地问。“那个……这个东西,叫什么来着?”普拉玛指着里昂那面前的那堆骨头。“……哈里波特烤全牛……”“很好。”普拉玛点了点头,“再替我的同伴来一份。”“顺便再来一桶酒!”里昂那回头叫道。顿时酒店老板和其他的顾客倒成一片。“是……是……”老板有气无力地冲着还没爬起来的伙计叫道,“哈里波特烤全牛一份,再加一桶酒!……”“怎么样?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消息吗?”普拉玛把目光从那个开心的野蛮人身上转向艾米,“要是有什么报酬不赖同时难度相对较低的任务,我倒是不介意和你们一起去走走——”“除了对付憎恨之神那种混帐任务,我什么都愿意做。”他喝了一口酒,对艾米摇了摇头,“要不是最后……有人帮忙,我看我们全都得死在那个地方。”——虽然憎恨之神孟斐斯德看起来并不打算杀死他们,但是普拉玛也发誓以后永远不要和那样的家伙为敌,那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应付得了的!孟斐斯德轻而易举扔出的阴暗之冰要是打在他的身上——他不认为自己的下场会比乌安德更好些——神魔的事,最好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留言板上最近的消息全部都是同样的内容啊。”艾米的声音让他回过神来。“同样的内容?——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普拉玛放下酒杯,有些诧异地说。“邪恶正从罗马附近一个小镇逐渐扩散,中央教廷正在四处召集人马。”艾米扬了扬手中的卷轴,“上面说他们这回愿意出1万个金币。”普拉玛夸张地吹了一声口哨,里昂那的注意力完全被新端上来的哈里波特烤全牛所吸引,根本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1万个金币?……”普拉玛冷笑一声,“按规矩给五分之一的话,企业动态就是两千金币了——什么混帐规矩?刚才我应该用用骷髅精灵把他们咬死才对!这次给了那么高的价钱,难道任务的难度比去库拉斯特还要大吗?我以为那里已经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了。”“这里大部分的消息都是关于寻找冒险伙伴的,连已经有了15名成员的冒险团队都在继续找人加盟。”艾米说,“看起来那个小镇遇到的麻烦不是那么简单,单枪匹马的人全部都一去不返,就算是团队也遭到了灭顶之灾,留了一条性命的队员也吃足了苦头。”“中央教廷的人到底在干什么?王国每年交那么多钱给他们,养着神圣骑士团却完全不用,到了这种关键时刻就只知道悬赏找人去送死——上次是库拉斯特,这次干脆就是罗马眼皮底下的小镇!总有一天连中央教廷的大教堂里都会充满邪恶呢!哼,不过我看现在那个地方已经够邪恶了——”普拉玛发着牢骚,把酒杯里的酒一口喝了个干净。“神圣骑士团里的那些草包们已经全部死在那个小镇里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教会的那帮老家伙们是没了办法才悬赏找人的。”普拉玛和艾米顺着这个声音望去,却发现酒店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身上贴着金属箔片的轻型战甲并没有演示住她高挑健美的身形和凸凹有致的曲线,她一头金发高高地束在脑后,说话的时候一根漂亮的马尾辫在颈后轻轻地甩动着,虽然是个美貌的女人,但眉宇间却有一股丝毫不输给男人的英挺气息,她修长的双腿几乎全部裸露,上面缠着细小的符石,虽然她穿着长统战靴,但是普拉玛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猜想着她的双足是不是和她的腿一样漂亮。看到她斜背在身后的长弓和箭袋,艾米便知道她的职业了——她脸上那股傲慢的神情几乎是所有亚马逊弓箭手的特征。“我叫阿森娜!”她双臂环胸,打量着桌子旁边的三个人,“我打算去特雷斯拉姆,你们跟我合作,怎么样?”“特雷斯拉姆?”普拉玛轻轻地重复了一遍,然后转向艾米,“这是什么地方?”“是那个小镇的名字。”阿森娜扬起眉。“连最基本的情报都没掌握,还谈什么冒险——”亚马逊弓箭手的口气有些嘲讽,这令女魔法师立即感到不悦。“等一下。”艾米放下了手中的羊皮卷轴,朝对面的普拉玛说:“我们什么时候决定了要去那个小镇了吗?”亡灵巫师楞了一楞。“不,还没有。”“我想大概某些人是太自以为是了吧——我们只是在这里休息而已,而某些人却莫名其妙地跑过来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真不知道没掌握基本情报、搞不清楚状况的人是谁啊。”艾米慢条斯理地说,同时满意地看着阿森娜开始变得难看的脸色——她就是看不惯这些骄傲蛮横的亚马逊女人,态度简直就是恶劣得让人恼火。“原来解放了整个库拉斯特的英雄们也不过是几个胆小鬼啊——”本以为亚马逊女战士会当场发作,没想到阿森娜重新回复了先前那副高傲的神情,一手叉着腰,甩出一句不屑的话。“你说什么?”艾米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怒火。“事实不就摆在眼前吗?——为了区区5000金币不惜跑去库拉斯特,却不愿意帮助被邪恶折磨的民众,难道不是害怕会像那些草包一样死在那里出洋相吗?”阿森娜咄咄逼人地说,“我真怀疑你们到底是怎么完成那个任务的,不会是躲在其他人后头起起哄然后就跑回来抢先领赏了吧?……”“这是找人合作的态度吗?”艾米冷冷地说。现在她真是讨厌极了这个女人。“就算你们答应我也不见得会同意。”阿森娜针锋相对,“我可没兴趣跟草包合作。”“真巧,我也最讨厌脓包了。”艾米毫不示弱,“正好我面前就有一个——”话音未落,阿森娜已经改变了姿势——她拉满了弓挺胸侧身,瞄准了艾米的眉心!好快的动作!普拉玛心里暗暗惊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的速度,他只能勉强看到她的双手抖动了一下,根本没看清她到底是怎样把弓取下从背后抽出箭然后拉弓的!这个叫阿森娜的女人,果然有两下子啊……虽然吃惊,但是普拉玛并没有替艾米担心。因为艾米也早就有了回应,她飞快地站起闪电般地展开了冰盾——她们两人所有的动作几乎同时完成,而且已经进入了真正的战斗状态!酒店里顿时陷入一片寂静——刚才这三位冒险者已经吸引了大部分的眼光,现在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两个对峙中的女人,其他正在喝酒吃东西的冒险者都像是被冻结了一样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唯一在动的,只有从艾米的冰盾中飞旋出来的冰晶,和仍然在进攻那头哈里波特烤全牛的里昂那——那个野蛮人完全没理会周围发生了什么事,嘴里发出的声音无比响亮。“想跟我决斗?”阿森娜的视线顺着箭身投向了面前那位严阵以待的女魔法师。“实力不济的话可别硬撑啊……”阿森娜哼了一声,“跟我决斗过的人可是会后悔终生的。”“你尽管放箭试试看呀——”艾米的手掌中已经出现了冰之结晶焕发出来的蓝白色光芒,“如果你想尝尝后悔是什么滋味的话。”人群里忽然发出了一阵骚动,似乎他们正在传递着某个信息。“那……那张弓!……”有人小声地叫了起来。“那张弓!……”更多人开始议论纷纷。这个时候,艾米的目光才落在了阿森娜手中的那把闪烁着黑光的长弓上。那把黑色的长弓造型简朴,上面雕刻着奇特的纹案,看起来像是某种古代的咒文,女战士的箭搭在弓弦上时表面竟会隐约地附着上某种力量,这力量带动着她前额垂下的发丝飘扬起来——尽管这酒店已经被围观的人堵得密不透风。风?……艾米神色一动。阿森娜面无表情地盯着她,拉弓的姿势完全没有走样,手肘也没有丝毫的抖动。她的眼神就像是盯上了猎物的狼,蓝灰色的美眸中蕴藏着凶猛和敏捷,只要对方稍微有可疑的动作,她就会立即毫不迟疑地发动攻击。艾米已经大概能猜出这个亚马逊女战士的身份来历了。——亚马逊族中最为杰出、同时也是最为年轻美貌的神射手!原来她就是传说中那把“风之力量(thewindforce)”的主人!看她那架势和表情,确实挺像是那么回事,就算她是“杰出”吧!但是她那个样子怎么能叫做“年轻”、“美貌”?!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化妆——或者说她根本不明白化妆的作用!那样凌厉的眉毛竟然完全没有修饰,难怪会吓走所有的男人!虽然身为一个战士用不着浓妆艳抹,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她竟然会忽视掉最基本的外表——真是无法想象——难道她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吗?!她竟然把头发弄成那个样子,像马尾巴一样的辫子,还戴着那么老土的耳环!……艾米的眼中多了一丝胜利的神色。且不说真正决斗起来谁赢谁输,光就作为女人来说那个阿森娜就已经是绝对的失败者!或许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女人看吧?……看到她手臂和肩膀上隐隐隆起的肌肉艾米就觉得无法忍受,在她看来阿森娜简直就是一个变成了女人的里昂那!这种想法显然是太夸张了——里昂那的块头和肌肉可远比这位亚马逊女战士要巨大得多,他的胳膊恐怕比阿森娜的腰还要粗——但是在艾米看来这就是事实。还有那胸部!……真见鬼!那女人的胸部!——她难道没有意识到旁边围观的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挺起的胸部上吗?这算是什么?!——太可恶了!你这身材古怪的老女人,想跟我比——真是可笑!……“哇哈哈哈!——”突然一阵怪笑打断了艾米的思绪——这笑声震得酒店里所有的东西都在发抖,当然只有酒足饭饱的里昂那才有这么大的嗓门。“嘿嘿……”他盯着面前一桌子的骨头,满足地笑着。这个野蛮人……是妖怪吗?——竟然一口气吞掉了两头——两头哈里波特烤全牛?!不过,他似乎有点醉了。“艾米……艾米呀——”他的身体因为那两大桶葡萄酒而变得有点微红,和他乱七八糟的红色头发还有那双有些迷糊的红眼睛在一起,看起来他整个人都红通通的,像是一块热乎乎的红炭。“艾米——你瞧,我的肚皮鼓起来了……嘿嘿……”他笑呵呵地碰了碰她,“很有趣哩——要不要摸一摸……?”这个丢脸的家伙!艾米咬牙切齿地想,要不是不能输给那个嚣张的女人,她真恨不得一拳把他打昏。“哦……真的很有趣啊。”一边的普拉玛也开始捣乱,他靠在里昂那身边伸手拍了拍那个野蛮人装进了两头牛的肚皮。醉熏熏的里昂那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将普拉玛搂进怀里,冲着亡灵巫师大声嚷嚷道:“艾米……嫁给我好不好?……当了我的老婆……你天天都可以……都可以……”普拉玛已经看到艾米捏紧的拳头和前额跳动的青筋,他觉得有点不妙了,赶紧推了推里昂那,“喂——喂!……艾米在那边!”“哦……”里昂那转过脸,没看到身边的艾米,却看到了面前的阿森娜。“艾米!——艾米!……”他突然惊喜地喊了起来。这家伙,又想干什么?!……“你的胸部……怎么……怎么变大了……”“……”※※※※※“真是受不了你们三个——这算是什么团队!”阿森娜怒气冲冲地收起弓,转身朝酒店门口走去。“让开!”她美眸一瞪,顿时那一帮围观的男人们都吓得狂作鸟兽散状,谁都不想去惹怒这位拿着“风之力量”的女神射手,当然,惹怒那位女魔法师也是绝对不明智的选择——而同时惹怒了两位女士的榜样就在里面。20多支箭贴着里昂那把他整个人连着衣服给“钉”在了酒店的墙上,而且他还被愤怒的女魔法师冻成了一尊冰雕。亡灵巫师普拉玛笑容满面地陪着艾米坐在那个倒霉的野蛮人身边喝茶。不过普拉玛的脑子里倒是不时地闪过那个女射手的影子。巫师的预感告诉他,他们三个人和阿森娜肯定还会见面的。——这只是迟早的问题。

原标题:“吃鸡”火箭少女系列,或永远不会返场了,101组合即将解散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官方网站
 


Powered by 澳门线上赌城真钱注册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