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他连抽身而退都无法做到

位于神圣之城中央神殿地下最深处的大厅里,来自天堂的君主级大天使乌列竟然和憎恨之神孟斐斯德展开对峙。孟斐斯德的神祗正体仍然在半空中若隐若现,而他本人则从王座上站了起来。“乌列……”他的蓝眼中多了一丝凝重,“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奉梅丹佐大人的命令来这里保护我们的英雄。”乌列说,“并且协助他们把整个库拉斯特从你的手中解放出来。”“哦?——”孟斐斯德微笑着,“解放?你打算杀了我吗?”乌列没有回答,倒是地上传来的一阵呻吟吸引了他的注意。是玛法尔。天使身上发出的光芒照在她的身上,她那一半被魔化的身躯竟然冒起了阵阵白烟——她的那一半身体在熔化!她痛苦地呻吟着,连头也不敢抬起,乌列身上的光可以轻而易举地弄瞎她的眼睛,她简直怕极了这位大天使身上的光!她开始挣扎着朝孟斐斯德那边爬去,只有憎恨之神那阴沉黯然的气息能保护她。“只要能把你的邪恶势力从库拉斯特清洗掉,什么方法倒是其次。”乌列低声说。突然他手中的天使之刃以惊人的速度伸长了数倍,从高空射向地面刺穿了玛法尔的肩膀!“啊!……”玛法尔疼得全身发抖,她趴在台阶上朝孟斐斯德伸出手——“救……救救我……”天使之刃的能量开始逐渐渗入她的体内,玛法尔只感到全身都变得滚烫,她不安地扭动身躯企图摆脱那可怕的力量,然而她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了。“孟斐斯德!……”她嘶哑地叫着高台上那人的名字。“你不是一直把我当成敌人的吗?……”孟斐斯德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我为什么要救你?你不是早就已经不再惧怕死亡了吗?”乌列似乎完全没有理会孟斐斯德,他俯视地面,专心地观察着玛法尔的反应,手中的天使之刃缓缓地刺穿了她的肩膀,从她的胸前透出没入地面,竟然把她整个人钉在了台阶上!“她不是恶魔!”艾米忍不住叫出声,“请放过她!她也是库拉斯特的受害者!”“那么她为什么还想得到憎恨之神的帮助呢?……”乌列平静地问。艾米一语堵塞。她该怎样解释这种古怪微妙的关系?!难道要她说服那位大天使孟斐斯德并不是想象中导致库拉斯特沦陷的罪魁祸首吗?……这……这也太荒谬了吧!突然一声巨响打断了她的思路,只见离玛法尔不远的地面突然钻出了一只三头巨龙——这是玛法尔的召唤魔法弄出来的!难道她想向大天使乌列攻击吗?“火龙魔法……”乌列像是在自言自语,“你想攻击我?”痛楚令玛法尔的脸都在扭曲,她瞪着那只火龙,却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怎么啦?……怎么不攻击?!”三头火龙望着乌列,嘴里闪烁着鲜红的火光,但是却迟迟没有攻击的意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悬浮在空中的乌列淡淡地看了火龙一眼,那头火龙竟然像是在惧怕他一样嗫嚅着弓着身子低下了头!面前这位身后飘扬着六对光翼、浑身光辉的天使早就远远地超出它的能力范围,它自知根本无法令他受到伤害,只能选择臣服。玛法尔做梦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她感到自己渐渐没有力气了,灵魂正一点一点地从她的体内流逝——想到卡哈列姆,想到库拉斯特,想到未来的自己,她悲愤地嘶叫着,充满了凄厉和悲惨,她的一生就是一个错误,她根本就不应该遇到他,根本就不应该爱上他!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她现在可能已经和下库拉斯特的其他人一样被杀死了——但是这样难道不会比现在的她更幸福吗?好歹在死前还能自由自在,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她花了所有的精力在修炼魔法上,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像他一样成为库拉斯特的长老,最终成为神圣之城的统治者!他是国王,而她这个没身份没地位的女人就会是皇后!然而现在……现在一切都完了!他死了,她变成了怪物。为什么命运总是和她作对?!一次又一次地戏弄她,剥夺她最重要的东西?!“真是痛苦的灵魂。”乌列摇了摇头,“你跟其他人一样,心中充满了欲望。当欲望无法实现时,你的灵魂和心都变得肮脏——”“住口!”就在这两个字喊出口时,玛法尔的体内突然迸射出一束雪亮的白光,随后她的全身都开始被这白光笼罩!乌列手中的天使之刃力量增强了,看起来他已经朝玛法尔下了格杀的念头——短短几秒种,玛法尔已经变成了一滩血水!“愿上主耶和华能宽恕你的罪行。”乌列收回了天使之刃,轻轻地闭上了眼。“乌列,我想我们之间就不用再打了吧。”孟斐斯德没理会死掉的玛法尔,却对着大天使说,“如果你是想保护这三位冒险者的安全,那么你现在就可以放心了——我并不打算杀掉他们。”“是吗。”乌列盯着憎恨之神,“然而刚才你却向那个野蛮人出手了。如果我不阻止的话,我想以一个凡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在那样的攻击下生存的吧。”“……”※※※※※乌列到底看到了些什么?他究竟知道多少?孟斐斯德面无表情。那个叫做里昂那的野蛮人,肯定就是二十五年前的那个婴儿!是他弟弟狄亚波罗的亲生儿子!二十五年前狄亚的妻子为他生下了一个孩子,但是就在他们快要离开罗马前往混乱神殿的时候,天堂的人把他的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抓走了——他的妻子被钉上了十字架,而他的孩子也和母亲一起被火烧死了……真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没有死……这个里昂那,也是他的侄子啊。孟斐斯德的手指不禁轻轻地颤抖起来。他不知道当时那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到底是怎样从天堂的眼皮底下逃出来的……现在的他已经长成了一个强壮魁梧的年轻人——他长得真的和他的父亲一模一样啊!如果狄亚知道自己的孩子还活着,他大概会高兴得跳起来!……他是怎样跑到冰雪高原哈拉加斯去的?他在野蛮人族的教育和锻炼下长大——而他看起来似乎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天堂的人……乌列他知道里昂那的身份吗?如果他知道里昂那是恐惧之神狄亚波罗的孩子一定会当场把他杀死!不行!他不能让乌列知道!他的弟弟还呆在混乱神殿里,悲伤和痛苦已经伴随了他整整二十五年……虽然已经向天堂宣战,可是他的眼中却总是充斥着消沉,或许这个消息能让他重新振作起来——慢着……天堂为什么要派乌列来保护他们?他们不是跟其他的冒险者一样是为了奖赏而来库拉斯特的吗?为什么这三个冒险者竟然会惊动天堂,还让身为7大君主级天使之一的乌列来帮忙?孟斐斯德的眼神逐渐变得严厉起来。他心里有了一种很糟糕的预感。说不好——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天堂某个不为人知的计划中的一部分?……他已经没有很多时间来仔细思考这些诡异的来龙去脉了——因为乌列已经准备朝他发动攻击了。空气嗡嗡地震荡着,这声音的频率比刚才明显要高出许多,乌列身后的光翼开始以一种充满挑衅意味的方式扇动着,他头顶的光芒越来越强——这是天使准备战斗的前奏!看样子他是准备要来真的了!自从暗黑三邪神朝天堂宣战以来双方绝少发生过高阶天使和三位神祗直接一对一的战斗!他不能在这里输给乌列!他的弟弟巴尔已经被大天使特里亚封印在哈拉加斯,如果他被乌列打败,那非但这个刚刚被发现的秘密会被重新埋葬,甚至他们会面临输掉这场战争的危险!乌列!你太嚣张了!在7大君主天使之中你们四大元素天使的地位比梅丹佐、路西法和特里亚要低,而你竟然敢独身一人闯进库拉斯特想要和我决斗?更何况你现在手里根本就没有那把神剑“阿比特”!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孟斐斯德身体周围的蓝光突然一盛,巨大的神祗正体眼中厉芒闪耀,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网站交叠在胸前的双手掌心渗出了浓烈的寒光——“todvondunkelheitgefroren——skullraketengescho?deshasses!”一个直径超过30米的巨大白色光球从憎恨之神的正体手中呼啸而出!这就是刚才孟斐斯德杀死乌安德的招式, 真人在线网投游戏网站而眼下由他的正体发射出来的光球无论是体积还是威力都大出了百倍不止!乌列虽然早有准备,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平台但是他却没想到孟斐斯德竟然会突然动手, 真人网投游戏平台而且一上来就使用这样强劲的魔法——憎恨之神对冰之元素的掌握和造诣只怕比水之天使加百列还要精湛,光是这“阴暗之冰”就让孟斐斯德轻易纵横整个欧罗巴大陆神魔界,连同毁灭之神巴尔的“太阳之火”和恐惧之神狄亚波罗的“暗黑之雷”并称为欧洲黑暗世界的三大绝技!阴暗之冰绝对是最强的冰系魔法,巨大的白色光球上散发出来的滚滚寒气甚至沿着它的飞行轨迹在地面和天花板留下了冰霜!乌列不敢大意,赶紧张开了防御结界——阴暗之冰撞在无形的结界上留下了一大片白色的冻斑,它的低温竟然能把虚无的力场物质化,半空中冻结的痕迹成为了孟斐斯德的靶子,他立即又连续发射了另外两枚阴暗之冰!这样下去结界非被砸出一个大洞不可!乌列虽然是高阶天使,但是如果被阴暗之冰直接正面击中即使不会像乌安德那样被轰成冰渣,恐怕也会立即失去行动的能力。乌列身影一晃,从自己的结界中跃出,竟直接朝着迎面而来的光球冲了过去——阴暗之冰擦肩而过,虽然有神圣之光的保护,但是凌厉的冻气仍然将他的左半边身体和两对光翼封住,乌列朝孟斐斯德俯冲而去,右手的天使之刃直刺对方的心脏!攻击神祗正体是没有用的,孟斐斯德本身就是永生不灭的,只有攻击他所依附着的人类本体才能让他的力量无所倚靠,如果没有了本体,神祗只能离开这个人类说生存的物质世界回归到虚无中——而那就是神在这个世界最脆弱的时候,凭乌列的力量就能将其彻底封印!“想攻击我的本体?……”孟斐斯德冷笑一声。乌列的天使之刃带着尖锐的鸣叫声已经逼到了憎恨之神的胸前!“不用阿比特吗?太天真了!”孟斐斯德身上宽大的黑色长袍被一阵狂烈的气流鼓动,身后高高扬起的部分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诡异的乌鸦。他苍白的脸被他眼中的蓝光和天使之刃的白光映得极为狰狞——长袍的袖中扬起了一束冷光——那是孟斐斯德的手,粗粗一看会以为是骨骼,但是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上面还有一层惨白的皮肤,尖利的指甲仿佛是刀子一样黑光闪闪——他竟然就用这样一只看起来不堪一击的手朝乌列的天使之刃迎了上去!他竟然将那柄天使之刃直接握在了手中!孟斐斯德让自己的身体靠在那束白光的一侧,避免天使之刃突然伸长而受到伤害。“哼……”天使经常会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锐化来当作武器,高阶的君主级天使当然也用这个能力,而且他们的天使之刃威力比起一般的天使来说要强得多——但是乌列的神剑阿比特已经在二十多年前伊瑞尔执行任务的时候和地狱炼锤一起毁掉了,而他的天使之刃虽然强大,要对付憎恨之神孟斐斯德却还是太勉强了!孟斐斯德的手紧紧地箍在他的光刃上,这是乌列身体的一部分,他连抽身而退都无法做到,而这正是孟斐斯德所寻求的绝好机会!“derringpl?tzlichentodes:diegerechtigkeitwurdevongiftnovaget?tet!”咒语完毕的瞬间,孟斐斯德的黑袍突然变成了一种鲜艳的绿色!这是……绿色的雾气突然从他绿色的长袍中散发出来,一股刺鼻的腥味刺激着乌列的神经。在一边观战的三个人中,那位亡灵巫师突然脸色骤变!——这是传说中的来自地狱死亡沼泽的环形毒雾(poisonnova)!有的亡灵巫师专门修炼这样的魔法,他们身躯佝偻体格怪异,整个人看起来简直就和僵尸无异,综合新闻但是这样的亡灵巫师却是最危险的人——修炼环行毒雾的亡灵巫师们曾经在一天之内杀死了欧洲一个国家将近三分之二的人口!通过风向和水源迅速扩散,任何呼吸到这种毒雾和饮用了被污染水的人畜都会立即全身溃烂中毒而死——职业公会早在两百年前就将这些邪恶的亡灵巫师全部集中处死,并且规定以后任何人不得学习这种魔法,一经发现立即处死——普拉玛身为亡灵巫师,他当然知道环形毒雾的威力,这种恐怖的魔法已经在欧洲失传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亲眼目睹!憎恨之神孟斐斯德大概就是这招魔法的创造者吧?乌列的天使之刃立即被染上了一层绿色,毒雾包裹住了他的身躯,他的手臂、前胸甚至脸庞都遭到了攻击,连他背后璀璨的光翼都开始失去光泽,笼罩上了一层可怖的淡青。“就算是天使,肉体也会被腐蚀成脓水!”孟斐斯德冷笑一声,“本体被毁灭,你的正体也只能乖乖地离开物质世界回天堂了吧?!”“大天使乌列——不是孟斐斯德的对手啊……”普拉玛低声说。艾米没有回应,两眼却直直地盯着大厅的某一处。“怎么了?……※※※※※乌列的背后突然闪耀出了太阳一般明亮的光辉。这不是乌列的光翼带来的光!他的身体已经被环形毒雾侵蚀,无法再发出那样强烈的光芒了——天使的状态和力量最直接的体现就在光的强弱上,而这种程度的光亮——不会是一般的天使才能拥有的!甚至当乌列的本体没有受伤时也达不到这样的水平!地下殿堂的顶部被那强光照得如同白昼,连孟斐斯德都不得不微微转移视线,他真是讨厌极了这种嚣张、充满挑衅意味的光!他敢确定是7大君主中的另外一位天使出现了——来自天堂的咏唱从大厅顶部缓缓降临,高亢空灵的女声和浑厚低沉的男声重叠在一起组成了庄严华美的曲调,荡漾的白光中飘落着金色的星茫,浓郁的伽南香气掩盖了毒雾的腥臭,在圣洁的光华中飘散着白玫瑰的花瓣。憎恨之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竟然有人如此狂妄在他面前摆出这种不可一世的姿态!“什么人?!”孟斐斯德的怒喝声刚刚响起,8束利芒突然朝他闪电般地刺来!与此同时面前的乌列用力一挣从憎恨之神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天使之刃,他的身影飞快地后退,当他朝那片白光靠近时,身上的毒素竟然开始迅速消退,那层阴森的绿色被清除,他的光翼重新开始发光。孟斐斯德的长袍变回了原先的黑色,他一挥衣袖,那8束天使之刃在他面前竟突然变成弧形偏离了方向——他的身边仿佛存在着一个看不见的防护力场。八个不同的声音开始说话,语速和音调各不相同,有男人,有女人,甚至还有孩子充满稚气的声音,但是这些声音说的,却是同一句话:“路西法,你如此由苍穹而降(lucifer,howfallesttheefromtheheaven)!”是光之天使路西法?!殿堂的顶部出现了纷乱的光翼,8名身着白衣的天使在空中应声出现——两位女性天使,一位弹奏着竖琴,一位捧着纯银的酒壶,分别立于左右两侧;一位身材高大,身着神甫长袍的中年男子站在后方,胸前的项链上挂着十字架,他的左手捧着一本厚重的精美书籍——那不是圣经,而是传说中由光之天使亲自撰写的《路西法圣典》;正中央是三个体格健壮的男性天使,他们正将抬着的王座放在脚边,然后守护在周围。王座上的路西法两腿交叠,左手轻轻地支着下巴,他身体略微前倾,同长发同样颜色的紫蓝眼眸虽然平静,但是透露出来的高傲的尊贵却是任何人也不能违抗的,当他俯视着正与乌列剧战的憎恨之神孟斐斯德时,完美的连神也为之惊叹的脸庞上出现了淡淡的笑容。他的脚边还有两个小男孩,他们正在翻阅一本画册,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但是刚才路西法身边的这8位天使却朝憎恨之神同时发动了进攻!这就是路西法,天堂中最闪耀的明星,甚至被誉为光明之神的天使!除了上主耶和华本人和最高天使梅丹佐,还有谁能比得上路西法的地位和美貌呢?“路西法大人……”乌列站在路西法的王座下,神色肃穆地向他致敬。路西法接过了一旁递过来的酒杯轻轻地品了一口,然后又用白巾拭了拭嘴。“似乎遇到了一点麻烦吗?……乌列。”路西法微笑着开口,“没有了阿比特,要对付憎恨之神确实不太容易啊。”“请您宽恕我的无能。”乌列低下头沉声说。“这不是你的错,乌列。”路西法说,“梅丹佐大人特地派我来协助你清除库拉斯特的邪恶力量——罗马附近已经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教廷的圣骑士团似乎在那座黑暗教堂里遇到了不小的麻烦……”“赶快把这里的事情了结,然后把三位英雄送回罗马,他们非常出色,甚至得到梅丹佐大人的赞赏——我们将会派给他们更加重要的任务,所以这里的事就由我来处理吧。”“是!”乌列应道。真没想到……路西法那家伙竟然会亲自来这里!……以孟斐斯德一个人的力量要同时对付乌列和路西法及其8位高阶天使——胜算太低了!虽然路西法和乌列都是7大君主极天使,但是路西法的力量却比乌列要高出许多,虽然他不是神,但是在整个欧洲的神魔界,能凌驾在路西法之上的寥寥无几。虽然得到了灵魂之石,自己的力量按理来说会大大增强,但是现在的孟斐斯德却绝不是路西法的对手——为了制作灵魂之石他已经消耗了大量的魔力,刚才和乌列一战他已经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眼下路西法要亲自出手,恐怕……恐怕他会被打败,本体一旦被摧毁,处于游离状态的灵魂便会被轻易封印!他绝不能被路西法和乌列封印!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得到了灵魂之石这件事——只要灵魂之石不被摧毁,他就还能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路西法摘掉了左手的手套交给了旁边的天使。然后伸出手对准了孟斐斯德所在的高台。一个巨大的光环猛地从高台上扩散开来,迅速地涌向宫殿周围,数十米的高台像纸灰一般被吹成灰烬,光环中出现了一个球体,这个球体闪烁着不断扩大,当它接近地面的时候,下方被它的压力挤出了一个大坑,强大的气流呈散射状轰击着殿堂的墙壁,整个大厅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高台背后那扇巨大的蓝宝石窗户承受不住如此巨力轰然崩溃,散落的蓝宝石被强劲的气流吹得漫天飞扬——路西法的力量实在太强,这座神圣之城中央神殿的地下大厅摇摇欲坠,四周已经开始发生坍塌了!……艾米捂住口鼻勉力在狂风中睁开眼睛,昏迷不醒的里昂那仍然在她身边,普拉玛看起来还能挺住,火精灵在他们周围制造了一个保护结界,虽然不能完全抵挡路西法那一击的残余力量,但是至少能让他们三人不会被乱飞的石块击中——突然艾米发现里昂那身边出现了一个黑影,等她反应过来时却倒抽了一口冷气!那——那是憎恨之神孟斐斯德!他的黑袍被撕破,更可怕的是他的半个身子都几乎被毁掉了!那是因为路西法刚才那一击造成的吗?大量的鲜血顺着他的腿倘在地上,随着他的脚步划出了条条血迹,本来就苍白阴森的脸此刻显得更加可怕,他的蓝眼中像是在燃烧,他喘息着朝躺在地上的里昂那走去,伸出剩下的一只手握住了里昂那的手臂——咔嚓!烟尘之中突然射出一道白光刺进了他的后背然后从前胸穿出!“啊啊啊啊!——”孟斐斯德惨叫一声,挣扎着后退了两步,他握着从胸前透出的天使之刃,嘴角的肌肉剧烈地抽搐着,似乎是想将它拗断!那束白光刺中的是他心脏的位置,随着鲜血如泉般地涌出,孟斐斯德的身体开始出现阵阵蓝光……“路西法!……我们不会放过你的!”孟斐斯德用尽最后的力气狂吼着,“总有一天你们的统治会被推翻……你们会永远被囚禁在天堂!……”咔嚓咔嚓咔嚓!……另外9束白光猛烈地穿透了憎恨之神的身躯,孟斐斯德的咆哮声越来越尖锐,也越来越凄厉——他的身体发出强烈的蓝光,巨大的神祗正体在蓝光中痛苦地哀号着,无数的灵魂飞离了他的身体渐渐消散在空中。“我还会回来的!——”太多的震撼令艾米的神智有些恍惚,她突然觉得这一切好象都是梦。她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对她说——“你们做得很好……这个传送门可以把你们送到库拉斯特的港口……那里已经有一艘去罗马的船在等着你们了……”

  民银资本(01141)公布,于2020年5月5日在香港交易所回购40.0万股,耗资4.703261万港币,回购均价为0.1176港币,最高回购价0.1190港币,最低回购价0.1150港币。

  原标题:浙江今年将建成高速公路260公里、铁路560公里

,,澳门真人网投官方网
 


Powered by 澳门线上赌城真钱注册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