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你跟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吧

罗马的边缘地区比想象中的要热闹得多。中央教廷对这些地方一般不是很感兴趣,所以和罗马的市中心比起来,这里很少能看到穿着黑色长袍教士。如果说罗马的中央是教廷的势力范围,那么这些热闹的边缘地区大概就是职业公会的地盘了。职业公会出现的时间比教会还要早,很久以前它就开始为社会上的各种人提供涉及到武力的服务——雇佣兵、保镖、接受委托的冒险团队,甚至还包括暗杀等等。同时受到公会认可的职业也很多,战士、魔法师、药剂师都是非常笼统的说法,在它们之下还有详细的职业分类。任何一个决定以战士或者法师身份在社会上行走的人,在他们接受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前,都必须先通过职业公会的考核评定,得到了认可的冒险者才有资格从事各项工作。而出色的冒险者会逐渐积累自己的业绩,在职业公会的排行榜上处于一个好位置意味着你会有很多的顾主,当然如果你在某一次战斗中死掉的话,职业公会同样会留下记录——你的名字会变成灰色,同时旁边会标明你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因什么而死,而看到了这条消息的人就会说——“看呀……又多了一个倒霉鬼!”人群中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剽悍男人大声叫道,他的声音吸引了旁边的许多目光。“剑士罗密欧,和女魔法师朱丽叶,三天前进入了特雷斯拉姆镇旁边的教堂,至今尚未归来……据他们的同伴证实,他们已经死在了教堂里。”一个吟游诗人念着那两个灰色名字旁边的小字,叹了口气。“他们两个……不是恋人吗?”一旁有人在说。“唉——真可惜啊!……”一阵竖琴的声音轻轻响起,吟游诗人轻轻地拨动琴弦,低沉地唱了起来。“年轻的英雄踏上了对抗黑暗的征途——坚韧的灵魂经受着邪恶的洗礼——手中的剑沾满了敌人的鲜血——心中的爱却悄悄离他而去——他的剑被埋葬在污秽的教堂——恋人们长眠于地下——更多的人继承着他们的信念——为了自由和爱——战斗还远没有结束——……”职业公会的大厅里熙熙攘攘,三位从库拉斯特归来的英雄们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总是用惊叹的目光打量了那个魁梧的野蛮人几眼后就匆匆离开。“这里可真热闹。”普拉玛环顾四周,“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挤到这里来了。”“大概和那个小镇上发生的事有关吧。”艾米说。“艾米,艾米。”旁边那个巨大的野蛮人小心地用胳膊肘碰了碰艾米。“嗯?”“那个……我们真的不要去那个地方看看吗?……”里昂那低头望着她。这个笨蛋。普拉玛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艾米白了里昂那一眼。“你对那个大胸脯的亚马逊女战士很有好感啊……想去那里找她么?”艾米冷笑一声,“你头上的包是不是已经没了?你这只红毛狮子皮又痒了?”里昂那赶快摇头,那天喝醉酒后被艾米修理的惨状他想起来就心有余悸。“你猜她一定会去那个小镇?”普拉玛插了一句。“她八成会找到其他的人吧。”艾米心不在焉地说。她望着前面那块巨大的公告牌,上面一连串灰色的名字看起来真是触目惊心。“好象很多人都已经死在那里了。”艾米转向普拉玛,“特雷斯拉姆,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看起来你对那里还是很好奇啊。”普拉玛笑道,“我也不太清楚,我看我们去问人好了。”“希望价钱别太高才是。”艾米耸了耸肩。虽然已经拿到了剑士的认可书,可是里昂那对这个地方还是陌生得很,在哈拉加斯他可从来没有看到一个房间里竟然会有这样多的人,他正好奇地四处张望,突然他被一只手拉住腰带拖向了某个方向。“这边!”“特雷斯拉姆的情报。”普拉玛盯着圆桌对面的那个男人,“你知道多少?”那个男人的样子,大概只能有古怪来形容了。他的一只耳朵上至少穿了将近20个洞,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耳环,随着他头部的运动,那些耳环轻轻地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音。看到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里昂那的眉毛皱成一团,天呀,这个男人真是……真是太厉害了——他竟然在自己的耳朵上打了那么多个洞,那不会觉得很疼吗?……里昂那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左耳,虽然他也戴着一只耳环,但是那是在他出生之后就被挂上去的,那是哈拉加斯高原上的习俗,任何一个野蛮人族的成员都有这样的耳环,那几乎成为了他们身体的一部分,从来就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可是,可是要是像这个家伙这样戴耳环……那个家伙的肩膀和手臂上都有纹身,那是一种令人感到很不舒服的紫红色,看起来就好象是用刀在身上划出来的一样——总而言之,这个古怪的男人怎么看都令人感到不舒服。“你们也想去那个地方?”他懒洋洋地问,“为了那一万金币?”“说吧,塞斯。”普拉玛冷冷地说,“你出的价钱我们还是付得起的,你跟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吧。”“那个家伙是普拉玛的朋友?”里昂那小声地问艾米。“我也不知道。”艾米摇了摇头,“不过看起来他们似乎认识。”“普拉玛,我有一个忠告。”塞斯说,“虽然我的钱袋叫我不要这样做——”“忠告是收费的吗?”普拉玛问。“我的忠告向来都是无偿的,关键是得看对方值不值得我来忠告。”塞斯笑道。“那我可真是荣幸。”普拉玛扯出一个笑容。“我的忠告是——”塞斯仍然微笑着,“干自己的事,打消一切去那个地方的主意。”“理由呢?”普拉玛神色平静,似乎对这样的忠告并不感到有多意外。“这个星期不下50个人出高价钱从我这里购买情报——他们想知道的事情跟你一样。”塞斯掰着手指,发出咔咔的声音,“知道他们后来都怎样了吗?”“那和我无关。”普拉玛说,“他们是死是活我不感兴趣。塞斯,到底要不要做生意?如果不愿意告诉我的话我可以去问别人,虽然详细程度可能不及你,但是我喜欢爽快交易。”“……好吧。”塞斯垂下眼,“我们就来谈生意吧。你出价多少?”“100金币。”普拉玛扔出一个数字。“我要500.”塞斯哼了一声。“不可能。”普拉玛斩钉截铁。“至少450.”“450个金币能让我把这个房间里所有人的底细全盘出来。”普拉玛说,“不相信吗?”“100个金币的话从我这里得到的情报不会比其他人能告诉你的更多些。”塞斯笑道。“我们还没有决定行动的计划。”普拉玛,“100个金币,先把你能告诉我们的说出来,如果我们要了解更多的话再加钱,每个问题50个金币,由我们来掌握,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们的交易就到此为止。”“这主意听起来不错。”塞斯点了点头,“我同意了。”“最好不好告诉我们假情报啊。”“我的情报从来不会有假。”塞斯把脸一沉,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平台“你尽管把钱拿出来好了。”※※※※※100个金币整齐地叠放在桌子上, 真人网投游戏平台25个一堆, 手机网投网址大全一共四堆, 手机网投网站官网摆成了一个正方形。“特雷斯拉姆镇的位置在地图上有详细的标注,在罗马东南120里,具体的我就不说明了。这个小镇非常普通,和罗马周围的任何一个小镇相比都没有什么过人之处,百来户居民的规模,有酒吧,有铁匠铺也有医生的诊所,那位叫做……叫做什么来着?……那个医生似乎还很有一点名气——啊,对了,是叫皮普因的。”普拉玛故意干咳了两声。“小镇的附近有一座教堂。这座教堂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存在着,从来没有人知道那座教堂到底是什么人建的,那是一座非常豪华的建筑,虽然荒废太久没有人去大理,现在看起来很残破,但是规模和式样看起来甚至不亚于罗马中心的大教堂呢……你相信吗?这样一座教堂,贪婪的教会竟然一直没有打它的主意——听说在中央教廷的法案中根本就没有这座教堂的记载呢……”“或许那根本就不是教会建造的建造的教堂,只是建筑风格看起来有些相似而已吧。”普拉玛说。“那座教堂,和堪德拉斯(khanduras)似乎很有些关系呢。”塞斯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神秘。“堪德拉斯?那个国家已经灭亡20多年了吧。”艾米开口道。“这座教堂是在堪德拉斯灭亡之前由他们的国王建造的。”塞斯说,“确切地说,那不是一座教堂,而是国王替他手下一位德高望重的大法师建造的府邸。”“然后呢?”普拉玛问。“后来罗马的势力逐渐兴起,双方似乎发生了一些纠纷,堪德拉斯吃了一些苦头,部分国土便逐渐地脱离了王权的掌握而被罗马占领了。其中特雷斯拉姆和它旁边的这座教堂就是其中之一。”塞斯说,“堪德拉斯王国在25年前似乎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导致整个国家迅速地衰落下去,最后终于悄悄地灭亡了,罗马在欧洲的势力如日中天,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个国家的沦落。”“其实从几个月前特雷斯拉姆旁边的教堂就已经有了一些奇怪的迹象,小镇的周围经常能发现被僵尸活动的痕迹,而且很多牛群而莫名其妙地死亡。人们纷纷议论,说那座教堂里有古怪,因为深夜的时候经常能听到堪德拉斯国王阴森的笑声。”“一切的事情都发生在两个星期前——特雷斯拉姆的居民突然发现他们饮用的地下水遭到了污染,饮用了被污染的水后,很多居民得了疾病,他们组织了几个人走进了那个教堂,但是……他们在教堂里看到了生平所没有见到过的可怕景象。”塞斯一脸阴气地描述着,“那个教堂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行业资讯无数的人被摆放在砧板上被开膛破肚呢……里面还有小孩子和女人,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的人!”艾米、普拉玛和里昂那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们脑子里一下子就闪过了当时在憎恨神殿里看到的景象。那巨大的尸体堆,他们永远也忘不掉。“只有一个人侥幸逃了出来,但是他身负重伤,刚刚跑出教堂的大门就倒地不起,特里斯拉姆的村民想要救他,而他却在临死前竭尽全力地反复喊着两个字——”三个人屏息凝视,等到他说出下文。“屠夫。”塞斯淡淡地笑着,吐出两个字。“屠夫?”普拉玛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对,就是‘屠夫’。”塞斯吁出一口气,“就是这样了,我说完了。”“说完了?……这样就说完啦?”里昂那瞪大眼睛,他弯下腰在普拉玛耳边说,“那个家伙……不会是骗子吧?……说了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就要我们给他100个金币?!……”“差不多了。”普拉玛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我想我大概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对于聪明的脑袋来说,事情是不需要说得那么明白的了。”艾米白了里昂那一眼。听完了塞斯的话却仍然一头雾水的野蛮人只好不吭声了。“特雷斯拉姆旁边的教堂被某些邪恶的东西入侵了,这东西和堪得拉斯王国的覆灭有关系,堪德拉斯国王有点问题。在那座教堂里,邪恶的东西在大量地屠杀人类——”普拉玛转向艾米,“怎么样?联想到什么东西了吗?”“库拉斯特王国,乌安德长老,还有憎恨之神孟斐斯德。”艾米点了点头,“这实在是太相似了。”“里昂那,给我50个金币。”普拉玛对身后的野蛮人说。“如果你们都同意的话,那么我就开始提问了。”普拉玛看了看艾米和里昂那。“问吧。”艾米抚了一下耳边的头发,“正好我也对这件事很有兴趣,因为似乎和我们的库拉斯特之行有些关联。”“等一下——”里昂那奇怪地说,“我们不是已经决定了再也不要跟那样的怪物面对面了吗?……”“我们打听情报只是为了满足我们的好奇心而已。”普拉玛说,“就好象昨天你用300枚金币满足你的胃袋一样,有什么问题吗?……”“没……没有,嘿嘿。”里昂那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你们尽管问好啦——”300枚金币换来了两头哈利波特烤全牛和两桶上好香醇的葡萄酒,怎么看都比花一堆钱打听这些没什么用处的情报要划算嘛!……里昂那的心里这样想。不过他可是不敢说出来的,因为昨天他喝醉酒,现在他总是很小心翼翼,不敢再惹什么麻烦。“第一个问题:现在那座教堂里的情况如何?”普拉玛把两堆金币推给了塞斯。“普拉玛,你真是个魔鬼!”塞斯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你这个问题几乎快把我知道的所有事情给套出来!”“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普拉玛的嘴边挂着淡淡的笑容,“这是职业公会的规矩吧——在这里向情报贩子打听到的所有消息都不能告诉给其他人,否则会遭到严厉的惩罚,这分寸我当然知道,喏——看在我只剩一只胳膊的份上,告诉我你知道的吧。”“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塞斯哼了一声。“你们是兄弟?……”艾米和里昂那吃惊地低叫起来。“不可以吗?”看着他们两个人下巴都快要掉下来的样子,普拉玛还是一副酷得要命的德行,“我有说过他不是我哥哥或者我没有兄弟姐妹吗?”“这不太可能吧——”艾米摇了摇头,“一般亡灵巫师都不会有亲人,他们总是独自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职业公会从来就没有规定一个亡灵巫师必须是孤儿。”普拉玛的口头禅又来了。“不过,我的确是孤儿,那家伙不是我的血亲——他父亲是我的老师。”普拉玛说。“我是他的养子——我根本就没有见过我真正的父母,他们大概早就已经死了。”“……”“算了,不要再说这种无聊的事情了。”艾米还想问些什么,普拉玛已经开口道,“塞斯,回答我的问题吧。”“似乎你还没有把你的底细告诉给你的同伴啊……”塞斯低声说。“没有这个必要吧。”普拉玛不耐烦地说。“等你找到我父亲,杀死他之前——替我捎句话吧。”塞斯平静地说,“他的妻子仍然爱着他,但是他的儿子却恨透了他。”“……我知道了。”普拉玛点了点头,“我会告诉他的。”这两个男人——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普拉玛一直在寻找塞斯的亲生父亲?……而他要杀死塞斯的父亲?……塞斯的父亲是普拉玛的老师……也是他的养父——艾米望着普拉玛侧面的脸。她突然觉得普拉玛变成了一个充满了谜的人。真奇怪,在库拉斯特的那个星期,她根本没有想过普拉玛的身份和目的。这是因为,他是她所见过的最开朗和蔼的人吗?当他开着玩笑、嬉皮笑脸的时候,她完全看不出来他可能身负着可怕的仇恨。或者,只有当他在战斗中使用骷髅精灵时,脸上那陌生的表情才会将他的内心里的阴暗暂时释放出来吧——※※※※※“教堂的地下可以说是一座宫殿。”塞斯放下酒杯。“这座地下宫殿分了很多层,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层。罗马教廷的圣骑士军队在地下第8层的时候几乎全军覆没——如果你现在去特雷斯拉姆镇的话,你会看到小镇到处都是七零八落的传送门,全部都是冒险者打开的,听说最深的一个传送门来自第12层——但是现在已经几乎没什么人敢走进去了,没有人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到底有没有第13层。不过听说‘屠夫’本人就在第12层,那几位到达了第12层的英雄似乎就是死在它的手上。”“不过尽管牺牲很大,但是几个任务倒是已经有人完成了,比如清理地下水道什么的……虽然如此,笼罩在那里的邪恶却没有丝毫的消散,究竟我们面对的是怎样的邪恶,恐怕唯一知道的就是那些死在了教堂地下的冒险者了吧。”塞斯摇了摇头,“为了那10000金币而去那样的地方冒险实在是太不值得了,不过我听说教会似乎放出了风声,他们马上就要将赏金提高一倍,虽然正式的通告还没有贴出来,不过我想到时候肯定还会有一大批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愿意去送死的。”普拉玛半闭着眼斜靠在椅子上,半响他才做了个手势:“里昂那,再给我50个金币。”“这件事,和25年前暗黑三邪神向天堂开战有没有关系?”“这我可就不太清楚了。”塞斯拿起杯子喝了几口。“我听说——在25年前曾经有一位邪神曾经企图入侵哈拉加斯高原。”一旁很久没有出声的野蛮人里昂那突然开口。“但是后来它被一个身份不明的人永远地封印在了阿雷特撒米特——那位邪神,大概就是暗黑三邪神其中之一吧……”“那位邪神是毁灭之神巴尔,他是憎恨之神孟斐斯德的弟弟。”普拉玛说,“但是传说中的暗黑三邪神还有一位,就是最年轻的恐惧之神狄亚波罗……”“塞斯,回答我这个问题吧。”普拉玛望着对面的情报贩子。“特雷斯拉姆发生的事情,跟恐惧之神狄亚波罗有没有关系?”“……”塞斯的脸色变了变,“我只需要回答有或没有就可以了吗?……”“如果你知道什么的话,最好都说出来。”普拉玛的口气中多了一丝不耐。“那好吧——在回答之前,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塞斯叹了口气。“你们听说过灵魂之石吗?”普拉玛突然感到身后的里昂那身体颤抖了一下。“我记得憎恨之神侵入库拉斯特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这个东西。”艾米开口道。“灵魂之石是天堂的秘密!”塞斯压低了声音,“二十多年前,就在恐惧之神狄亚波罗率领的地狱向天堂开战后不久,由于一个意外灵魂之石的秘密落入了恐惧之神的手中,只要有了这块石头,他就可以获得永恒不灭的灵魂,听说为了和天堂战斗他利用了堪德拉斯的国王,让整个王国替自己卖命——如果猜的不错的话,那座教堂的最深处,恐怕就是恐惧之神的巢穴,他就在那里提炼属于他的灵魂之石!……”“这么说来,如果我们真的要去特雷斯拉姆的话,最后碰到的就是恐惧之神狄亚波罗了。”艾米苦笑一声,“我们跟暗黑三邪神,还真是有缘。”“是啊,真是有缘。”普拉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而他们身后的里昂那,却一直脸色古怪,眼神复杂。他没有说什么,所以他的两位同伴一直没有注意他的异样。※※※※※第二天。“普拉玛!——普拉玛!”艾米的叫声惊醒了还躺在床上的亡灵巫师。“怎么了?……”普拉玛睡眼惺忪地问。艾米拉开了他的房门,手里捏着一张字条。“里昂那留下了这张字条,他自己一个人去特雷斯拉姆了!——”“什么?!”普拉玛猛地一惊,顿时睡意全消,他顾不上自己只穿着睡衣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他……他说了些什么?!——”普拉玛从艾米手里接过字条,握惯了剑的里昂那写下的字迹有些生硬,歪歪扭扭的笔画让他看得有些费力——“艾米,普拉玛,我自己一个人去那里了,昨天想了一晚上,我觉得自己非去那里看看不可。在库拉斯特孟斐斯德曾经跟我说过,灵魂之石和我的身世有关,我想去弄个明白——到时候我会回罗马找你们的。”署名是里昂那。普拉玛咬着牙把字条揉成一团。“那个笨蛋一个人去那里——会送命的!……”

,,澳门新濠天地网上开户平台
 


Powered by 澳门线上赌城真钱注册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